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旭明

 
 
 

日志

 
 
关于我

教育部前发言人、语文出版社社长

网易考拉推荐

为什么说踩踏事故首责在学校  

2009-12-11 19:5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什么说踩踏事故首责在学校
王旭明

 

   拙文《学生踩踏学校有责》发表后,引来网友热议,其中也有不少非议。大家在对死难学生表示同情、对事故原因追寻的基础上发表各种不同见解,挺好的,说明大家关心时事、关心他人,这是社会生活的进步,也是人类文明的进步。
   在非议者中,把带有个人泄愤不值得讨论的除外,我看值得一说的集中在以下几点。一是埋怨当前存在的不合理的教育制度,比如为什么上晚自习,还不是升学压力闹的等等。二是教师条件差,工资待遇低,管不了那么多事,岂能承受安全责任之重的重。三是埋怨各级领导,都是领导的过,都是领导的错。这三类言论很有代表性,也值得一说。
   不错,我们的教育制度和教育政策是有这样或那样不尽如人意的地方,有些可能还十分严重,但是这绝不是造成踩踏事故的必然。而且从某种程度上说,不合理不完善是永恒的、持久的,合理和完善的是相对的、阶段性的。就踩踏事故来说,发生这样的悲剧不能完全归咎于制度的不完善和不合理,当然最讨巧也是最简便的办法是,当一场灾难发生之后把一切归结为制度,甚至添油加醋说其是万恶之源,但这无助于问题的解决。再说老师工资低条件差待遇不如人,这可能也是实际,但是不能因为这些现实存在,教师就可以不尽责了,就可以把不满表现在工作的不负责上。说到埋怨领导,更是有失偏颇。踩踏事件的发生当然有领导的责任,监管的责任,以及各项规章制度不健全的问题,总之,领导的责任不可推卸。但另一方面说,学校管理人员和任课老师就因此能开脱自己吗?再精明的局长,再能干的局长,巴掌再大也捂不住天,也代替不了老师在一线育人的职责。还是那句话,学校有多种形式的安全事故,就踩踏事故来说,学校负首责、教师有重责。
   听听“最牛校长”,也是最普通的一所中学校长叶志平的话:“如果楼梯口有老师,湘乡校园踩踏事件就不会发生。学生们长时间上课,下课铃一响都想尽快冲出教室,所以学校应有严格规定;学生自我保护能力差,所以老师们一定要注意疏导。”据叶老师说,在他所在的桑枣中学,下课、课间操、午饭、晚自习时,都规定老师必须站在各层楼梯的拐弯处,因为拐弯处更容易摔倒,如果有更多的学校有更多的叶志平多好啊!
   再看看新华社采访这次灾难记者的感慨吧:“接二连三的校园惨剧,再次暴露了一些学校和相关部门安全意识责任意识的严重缺失。孩子为避雨都走近道也好,调皮堵路也好,都是学校事先应该考虑到的,根本无法成为推责的理由。”
   教育部早在2005年就下发通知,要求各中小学就预防学生拥挤踩踏事故建立专门制度,每学期组织一次演练应急,学生晚自习时候必须有教师值班,下楼时错开时间。问题是这样的规定落实了没有,谁去落实?谁去检查?答案当然是学校落实,学校上一级教育行政部门检查。发生问题的育才中学恰恰是没有落实这些规定,它的上级教育主管部门也没有检查出来。据了解,事故发生后,育才中学已经将下课时间错开,不同班级走不同楼梯,熄灯时间推迟十分钟,这些规定多好啊,可惜晚了!
   《学生踩踏学校有责》发表之后,看到了此次灾难事故调查组认定的四个原因:一是学校只安排了一名现场看守人员进行安全巡查和现场管理,二是学生安全意识不强,三是因下雨学生拥向与宿舍楼靠近的楼梯,四是学校没有开展过类似的应急演练,也没有在楼梯间安装应急灯和警示标志。这四点原因再一次证实了我的结论:学生踩踏,学校负首责,教师负重责。
   每个人都永远生活在不完美社会中,如果每个人都尽力使自己的工作完美,不完美的社会会走向完美;如果每个人人都去抱怨、指责、甚至谩骂,不仅于事无补,反而为新的灾难留下了祸根。假如您、假如我、假如我们的孩子在这样的氛围中生活该有多么可怕!  

  评论这张
 
阅读(42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