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旭明

 
 
 

日志

 
 
关于我

教育部前发言人、语文出版社社长

网易考拉推荐

郭德纲并非人人都推的破墙  

2010-08-09 14:48: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郭德纲并非人人都推的破墙

郭德纲并非人人都推的破墙

王旭明

 

恐怕谁也没想到,郭德纲一夜之间又“黑”了。这当然首先怪他自己,值得他和德云社反省的地方太多了。还有更值得反省的,就是捧红惯坏郭德纲的那些人,尤其是覆盖面最广、受众人最多、影响力最大的电视媒体。这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从现在看,郭德纲和德云社如何反省我们姑且拭目以待,因为德云社已在闭门思过进行整改;而问题的另一个方面,媒体尤其是电视媒体的反思则还远远不够。

请看下边一些媒体的表现——

据报载,北京电视台《每日文娱播报》节目公开表态,今后的节目中将不可能再出现与郭德纲相关的内容。我们常人的理解就是该节目封杀了郭德纲;还有消息称,天津卫视的《今夜有戏》、辽宁卫视的《到底是谁》都将停播停录郭德纲的节目;还有记者在一些书店看到,有关郭德纲、德云社的书籍、音像制品已经下架;更有记者在网络上把郭德纲的几处住宅、给妻子先后买的几辆车全部曝光,等等。至于公开诅咒谩骂郭德纲的评论就不一一列举了,甚至影响到了北京的的哥,一的哥就这样说,谁要把郭德纲办了,我出一万块钱都愿意。

眼下的郭德纲大有一种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之态,这是好事,说明了我们社会的正义和良知犹在;但上述媒体封杀之举和一些人的偏激之语,包括把郭德纲的家庭隐私曝光则有些过了。

郭德纲并非一堵破墙,谁都可推上一把,推到了还跺三上脚,仍嫌不够解气,还要吐上一口粘痰。

对郭德纲事件,媒体和公众都应当有更多的反思。从某个角度上讲,如果没有媒体和公众的娇惯,哪有郭德纲们的今天?正如一位媒体工作者刘先生所言,口无遮拦、肆意谩骂,郭先生在公共场合挑战文明和恶俗表现,及某种程度上的低俗,媚俗,无疑与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格格不入,应该有人管了。

先生所言极是。值得注意的到是口无遮拦的种种恶俗表现,不仅仅止于郭德纲。这几年在舞台上特别红火的赵本山团队也是一例。赵本山团队最近到美国巡演,我了解到,就有评论将他与已故相声大师侯宝林、马三立等相比,认为侯马同样起自于街头地摊,却努力提升自身文化修养,摆脱低级趣味,而赵则将旧中国街头地摊的噱头找回来为至宝。以嘲笑生理缺陷,插科打诨为能事,纽约作家毕汝谐感慨到:“这样一个活宝,却成为观众的宠儿,呜呼!”纽约律师陈梅则用四个字概括赵团队的演出,就是“无聊下流”,演员上台一讽刺残疾人,二讽刺肥胖者,三讽刺精神病患者,把自己的欢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她建议,如果赵的团队不改变内容就不要出国,因为这样的演出在主流社会会招来残疾人和肥胖者的抗议。还有南边的所谓清口相声代表周立波们以及某些活跃着的小剧场演出等等。

所有这些,笔者坚决不同意他们占据荧屏、占据黄金频道、甚至占据春晚,笔者真心期待像《捐助》这样的低俗小品不能再登上春晚的舞台,尽管它获得了众人都不待见的一等奖。同样,笔者也不赞同采取一律封杀的办法,那也是庸人自扰。我们绝不能红的时候无所顾忌怎么都行,不红或“黑”的时候墙倒众人推,至人于死地而后快,这都是不理性也有失公允的陈旧做法,不妨适度的提供舞台,也不妨适度的提供市场。

尽管有关部门至今没有对郭公开表态,但中国曲艺家协会党组书记也是著名曲艺家姜昆的一番话令人思考:“我们需要大众娱乐文化,但大众娱乐文化必须恪守道德底线,对于我们社会主义文化工作来说,还应该有更高的追求,自觉的拒绝低俗、庸俗、媚俗的现象,没有道德支撑,艺术就像瘸了一条腿。”

从更广阔的层面、从更深刻的角度和从中国艺术向何处去的意义上,反思郭德纲现象才值得一论,绝不应仅仅把郭德纲当成一堵破墙谁都来推一把,更不能把他当成个别人泄私愤的出气筒。回归理性,回归公正,我们的社会才真正往前走了一步。

  评论这张
 
阅读(92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