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旭明

 
 
 

日志

 
 
关于我

教育部前发言人、语文出版社社长

网易考拉推荐

学学这洋老头说莫言  

2012-11-02 11:22: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学这洋老头说莫言

王旭明

 

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以后,有许多关于他获奖过程和作品的言论。有祝贺,也有疑惑、更多的是赞美,就是缺乏解惑和让人心服口服、客观公正且实事求是的评 论。我感到的是疑惑无人解答、赞美过于肉麻、批评装聋作哑。这样的舆论导向怎么能提高人们的审美水平和认知层次,又怎么能引人心悦诚服的接受每一件事物 呢?!

幸好,今天我读到了88岁的瑞典汉学家、诺贝尔文学奖终身评委、也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马悦然先生的答疑解惑和赞美、评论抑或批评及其他。

这位精通中国文学且熟谙汉语的老人在回答不少人传说的莫言获奖是中国政府幕后交易的结果,甚至还有人煞有介事的说,莫言获奖是诺贝尔奖评委会向中国示好以 改变中国和北欧国家关系等,对此马老先生明确表示,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无关政治、友情和运气,唯一的标准就是文学质量。莫言此次获奖有助于中国文学走向 世界。

马悦然以铁的事实驳斥了这些谎言。他首先介绍了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奖过程。他 还介绍了被外界视为“神秘”的诺贝尔文学奖评选过程。“根据程序,2月1号以前,各国要把作家推荐给瑞典学院。随后,一个由15人组成的评选小组从250 个候选人中‘筛选’三四十个人,介绍给院士们”。到了五月底,候选名单上只剩下5个人。整个夏天,评委们就阅读这五个人的作品。9月中旬,投票开始前又经 历了好几轮讨论,最后一轮投票是在10月初。“今年大家意见比较一致,就是莫言。”

不仅摆事实,他还态度鲜明地说,莫言获奖之后,一些媒体针对他拥有共产党员和作协副主席等身份质疑他的获奖资格,这令人感到愤怒,而且对莫言本人很不公 平。马悦然说,媒体仅凭外表就来评价一个作者,这是“很可怕的知识分子的懒惰”。莫言获奖事件就折射出了这种现象。“批评莫言的那些西方媒体人根本不了解 莫言的文学质量,所以‘不应该开枪’”。

如此摆事实、明态度的解疑释惑,我们有关部门和机构乃至学会的新闻发言人却没有做出来,让一个外国老人如此事实确凿又旗帜鲜明的抢先,实在让人觉得难为情。

再说赞美。马悦然提到莫言小说的成就时这样说:“莫言作品继承了中国古代优秀的文学传统,也敢于批评社会现实。阅读莫言的小说,让人情不自禁联想《水浒 传》《西游记》《聊斋》这些中国古代伟大的小说。在我看来,莫言讲故事的能力是向中国古人学来的。当然,他也受到一些西方作家的影响。”这样的评论多让人 服气啊!

不要觉得赞美一个人或一件事容易,那可见功力。赞美一个人或一件事最难得的、也是当下我们许多人最难做到的就是具体的赞美和具体的夸奖,具体到细节、具体到一句话,马先生做到了这一点。他说,“《透明的红萝卜》可能是莫言最好的一篇小说。《姑娘翱翔》也非常不错。新娘飞起来,停留在树上不肯下来,村庄里的人围在树底下等新娘下来……这是莫言写得最像英美文学的一篇。”

最可贵的是马悦然对莫言的批评。当一人大红大紫、群言不吝赞词时,冷静和客观尤为可贵。对于莫言的文学作品,马悦然唯一“不满”的是莫言的长篇小说写得太 长,相形之下他的短篇往往更加精彩。他幽默地评论说:“例如,他的《生死疲劳》写得太长了,读到后面读者可能也有些疲劳……”。

马悦然的客观还表现在他对中国文学的整体评价上,还不仅仅在莫言一个人身上,足见他对中国文学的整体把握和深刻理解。他认为:“中 国作家有不少世界水平、甚至超过世界水平的作家。中国有很多诗人也值得拿到诺贝尔文学奖。”那为什么没有达到,只有莫言一人呢?我带着这样的疑惑,想听听 马先生怎么说。马说:“中国文学早就该走向世界,但是很无奈,翻译成外文的著作太少。”马悦然认为,莫言是作品被译成外文最多的中国作家之一,所以莫言的 小说在某种程度上“帮助了中国文学走向世界”。“世界文学是什么?瑞典学院以前的常务秘书说,世界文学就是翻译。他说的很对,没有翻译就没有世界文学。” 马悦然说。

无论是答疑解惑,还是赞美批评,马先生秉持公正立场,说真话、说实话、说自己的心理话,而且还敢说、愿意说,让人肃然起敬。当下,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中 国人民的老朋友”。遗憾、也让人疑惑的是这样让人听来心里透亮且入耳、入脑、入心的话,为什么我们的理论家、评论家、文学家,以及驻外机构和熟谙情况的所 有人都没有说呢?一句话,有私心。怕说错,怕说多,怕丢乌纱帽,或名头很大,水平很低,怕露怯,等等,怕,怕,怕,总之,私心作怪。

我们泱泱大国的文化实力或称软实力,就是在一次又一次该说话、该说好话而不说、少说或说大话、空话和套话的沉醉中,在几乎失语或一次次的语焉不详和假、 大、空的麻木中损失殆尽。原先我总说,当下一类话最难说,就是把不好的事儿好好说,现在看来还要加上一句话,把莫言这类获奖的好事说好也很难做到啊!

我们当记住:提高文化软实力的秘诀不是钱和硬件投入,而是这样一句真理——把好话说好,把不好的话好好说。

  评论这张
 
阅读(628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